当东方第一抹阳光洒在床头的时候,刘丽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放在她枕边的一根粗大的、乳白色的塑胶阳具。一看到它,刘丽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昨天
晚上的那一幕幕淫秽的画面。一丝不挂的身子立时象火烧似的热起来,胯下的骚?就象有千万只小虫子在爬。刘丽有些困难地翻了一个身,因为她浑身上下由于昨晚
的疯狂犹自有些疼痛。她侧过身,恰好一张嘴就叨住枕边的那根假鸡巴,上面还沾着已经乾涸的淫液。入口有些发滞,她的眼光顺着鼻尖向下望去,不由得心头一
震,?里更加湿润了。原来刘丽看见在塑胶鸡巴的上沾着一块黑褐色的粪便,她想起来这根鸡巴昨天晚上是插在她妈妈的屁眼儿里的,那幺这块粪便一定是妈妈的
了。她把它叨起来,然后用嘴把假鸡巴的后端顶在床上,嘴巴尽力向下吞入,她的舌头已经很轻易地舔到了那块妈妈的大便,在她口水的湿润下,那块大便开始软
化,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开始充溢她的整个神经,刘丽变得越来越兴奋,身子伏在床上,一只手从肚子下面伸到胯下掏摸着自己的小骚?,另一只手从侧面伸到屁股
后面,中指插进她的屁眼儿里,形成了伏卧在床上,嘴里吞吐着假鸡巴,两手抠着阴道和屁眼儿的姿势。
刘丽的口中发出“唔唔”的声音,两腿绷得紧紧的,巨大的快感冲击着她的全身,终于在一阵长时间的闷叫声和僵直的抽搐中达到了高潮。
刘丽今年28岁,在给丈夫戴了一顶又一顶绿帽子之后,于两年前离婚后搬回了娘家。刘丽的血管里流淌着极其淫乱的血液,这和她生活的这个淫乱的家庭有着莫大
的关係。刘家上下男人是淫魔色棍,女人是蕩妇淫娃,一个比一个赛着骚。刘丽十几岁就浸淫其中,每天耳闻目睹家人的淫乱,胯下的一只小?,小小年纪就骚水四
溢。终于有一天在目睹了父亲操干大姐的时候,忍不住加入进去,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而且大有后来者居上的趋势。
后来随着年纪的渐渐长大,她玩的花样越来越多,内心里早就不满足平淡的性生活,局限于鸡巴和?之间的抽抽插插。直到有一天,她认识了一位元叫张姐的女人,正
是这个女人带她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性的世界。这个张姐是个头面较广的女人,颇有些姿色,加之裤带肯松,能说会道,虽已年过四十,在男人中却颇得人缘。她是做
生意的,很有些钱,也是一个寡妇,也难怪,象她这样的女人,谁又能把她管住呢?她在生意圈子中有一个外号叫“公共厕所”。
起初刘丽并不完全了解这个外号的意思,直到有一天,在她的家中,她亲眼目睹张姐的“公共厕所”功能,才深谙其味,并由衷地表示叹服。那一天,张姐突然邀请
她到家中座客,刘丽不疑有他,便高兴地答应了。她到的时候,只有张姐一个人在家,两人说了一会子话,张姐便坐在刘丽的身边,一只胳膊搂着她的肩膀,一只手
便在她的胸前抚摸着。刘丽竟然觉得非常舒服,身子不由自主地就靠在了张姐的肩上。张姐在她的耳边吹气如兰,轻轻地道:“小丽,姐姐早就喜欢你了,咱们见面
的第一天,我就想抱你,你喜欢姐姐不?”刘丽点点头,道:“喜欢!啊,姐,你这样摸我好难受哇!”
“慢慢来,姐还有更好受的让你尝呢。来,你也摸摸姐。”
张姐说着,就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白色乳罩下衬托的两只又白又大的乳房。
“来,小丽,帮姐把乳罩解下来。对,用手摸摸吧,怎幺样小丽?姐姐的奶子好看吗?”
“嗯,姐的奶子真大,我的就不行了。”刘丽说着,脸上露出惭色。她的奶子的确不是很大,只够盈盈一握。
“小有小的好处呀!瞧,握起来根本不费劲儿,手心里满满的,显得很充实呢。”
“真的?”
“当然是真的,有的男人就喜欢小的呢!姐姐也喜欢,来,让姐姐吃一口。”
张姐说着,果然低下头啜了起来。刘丽只觉得浑身发热,胯下不由自主地就淌出了水。没想到让女人舔,也这幺舒服。
此刻,两个人的身上本来就很少的衣服,在不知不觉间就脱了个精光。张姐拉着她的手来到床边,把她抱在怀里亲吻着,下边一只手在刘丽突出外翻的阴唇上揉搓着。刘丽在她的上下夹攻之下,再也忍不住了,开始淫叫起来。
“啊……啊……姐……你抠得的小妹舒服死了……啊……啊……小……小?好痒啊……啊……给我……我也要。”
张姐倒过身子,骑在刘丽的脸上,两人形成69式舔着。张姐的屁股刚一坐到刘丽的脸上,刘丽就闻到一股浓烈的尿骚味,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张姐的?明显的
看得出长年乱交的痕迹,阴唇显得很肥厚,阴道口早已经闭合不上了,随着她的用力,从?口里不时地咕叽咕叽向外冒着有些发粘的白色淫液。再看她的深褐色的屁
眼儿,大肠头微微外翻,口外还有几根不很长的细毛,再一细瞧,居然发现她的屁眼儿上还沾着一丝未曾擦净的大便。要是在平时,刘丽早就噁心得作呕了,但现在
她不知怎的,竟然不觉得骯髒,胯下传上来的阵阵快感,令她窒息。
张姐好象故意一样,把未擦净的屁眼儿使劲儿地往刘丽的脸上、嘴上蹭,并且拚命地往外挤着淫水,混合着白带的粘液在刘丽的脸上涂了一层。
刘丽好象中了魔一般,伸出舌头舔着她的屁眼儿和阴道,和着嘴里的口水把张姐屁眼儿上的排泄物和阴道里淌出来的淫水吞下肚子里。这一瞬间,她大脑里一片空
白,只知道我要骚、骚、骚。就在这时,她突然觉得?里有一根热乎乎的东西插了进来,以她的经验当然知道那是什幺,可是,怎幺会这样呢?
她想从张姐的屁股底下把脸挪出来,可是张姐就象故意似的,不让她出来。而且还把刘丽的大腿擡了起来,向两边分开、举起。刘丽其实根本不想制止,脸拿不出来,只好张口问道:“姐,是谁在操我?”
张姐哈哈大笑,道:“当然是我在操你了。”
“啊……别开玩笑……姐………啊……是谁呀……鸡巴挺大呀……啊啊……操死我了!”
她已经听到那个男人的喘气声了。就听张姐笑道:“告诉你吧,小丽,是我爸爸在操你。”
“什幺?”刘丽这一惊,非同小可,再也忍不住,拚命地擡起张姐的屁股,终于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庞,果然是一个年约60多岁的老头。
“这……这……”刘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谁知更令人惊讶的事还在后面,她刚说出两个“这”字,就发现在那个老头的后面,居然还站着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她就这样张着嘴,劈着腿,让那个老头死命地操着。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但这个老家伙确实厉害,一连操了好半天,居然没有要射的意思。刘丽心想反正也操上了,就让他操吧,何况他操得还真挺舒服。
 这时,张姐已经从刘丽的身上下来,下了床,站在老头的旁边,伸手替他抹了抹头的汗,嗲声道:“爸,悠着点操,这小骚货骚着呢。”
她果然叫他爸爸,难道真的是张姐的爸爸吗?刘丽心里想着,口中却不停地淫叫着。
这时,她迷茫中看见张姐已经跪在另外两个男人的脚下,伸手掏出他们的鸡巴在口中轮流啜着。
刘丽终于忍不住了,再也不想束缚自己了,她开始忘情地大叫起来。
“啊……操我……我不管你是不是张姐的爸爸……你快操我吧……操死我……啊……操烂我的臭?……你……你是张姐的……爸爸……我……我也叫你爸爸……
啊……大鸡巴爸爸…………操死我……操死你这个骚?女儿吧……啊……我是臭?……烂婊子……大骚?……啊……姐啊……你爸爸的鸡巴真大呀……操死小妹的
骚?了。”
那老头终于被她叫得兴奋了,大鸡巴“扑哧”“扑哧”地插着,口中也叫了起来。
“操你妈的,小骚货!我姑娘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个小骚?。操……我操死你……你这个烂?……臭婊子……我让你骚……我让你骚”
刘丽简直无法控制住自己,她拚命地向上耸动着屁股,口中不停地大叫着:“鸡巴,我要大鸡巴…给我大鸡巴……大鸡巴插进我的大骚?……啊啊……大鸡巴呀……鸡巴……鸡巴……大鸡巴……使劲儿操我呀……把我操漏了…使劲儿捅……啊……”
那老头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了一声,屁股突然用力向前一顶,死死地贴住刘丽的屁股间,一阵颤动之后,突然停止不动了,他的整个身子慢慢地伏在刘丽的肚皮上。几乎是同时,刘丽也达到了高潮。
刘丽转过头去,看见张姐正伏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上下耸动,而另一个男人则站在她的身后,大鸡巴插进她的屁眼儿里,三个人正在玩着所谓的“三明治”式的游戏。
张姐的叫声更是惊天动地,淫言秽语层出不穷,有一些刘丽连听都没有听过。
又操了一会儿,张姐从那个男人的身上下来,跪在地上,对身后的男人道:“王哥,我受不了了,你打我吧!”
那个男人还未来得及开口,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突然伸手在她的脸上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随即又是一脚,踹在她的小肚子上,登时就将她踹得趴在地上不能动了,
脸上刹时冒出汗来。刘丽吃了一惊,才待叫,却见站着的那个人一猫腰从扔在沙发上的裤子上抽下皮带,“叭”的一声重重地抽在张姐的后背上,立时现出了一条红
红的鞭痕来。刘丽的这一声叫终于叫了出来。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声叫,却给自己惹来的灾难,她的嘴还没有来得及闭上,脸上就重重地挨了一巴掌,打她
的正是刚刚操完她的那个老头。
她的头嗡嗡直响,耳中却听到张姐道:“谢谢大哥,你们打死我这个骚货吧,我不是人,我是个骚母狗,欠操的婊子,打我呀!”
这时,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走到刘丽的面前,一把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不等她开口,一根大鸡巴就狠狠地插进她的嘴里,顶得她差点背过气去。耳中就听他恶狠狠地骂道:“贱货,我他妈的捅死你!”
她被嘴里的鸡巴顶得快要流出眼泪来了,泪眼中看见操他的那个老头走到张姐的背后,居然握着鸡巴在她的后背上撒起尿来。而张姐也有些困难地转过身来,居然张开嘴接住了他的尿水,喉咙一上一下地动着,竟然把尿都喝进了肚子里。
原来站在张姐面前的那个叫王哥的男人,却不见了,刘丽一怔间,突然觉得屁眼儿一阵疼痛,她想转过头去看,却被前面的男人按得动不了,不用问,那个男人一定
在后面抠她的屁眼儿呢。儘管她的屁眼儿不止一次地让人操过,但这样没命的抠,毕竟受不了,她疼得浑身颤抖,想叫却叫不出来。
就听张姐道:“爸爸,你的尿越来越好喝了,真的就象陈年老酒一般,哎呀,都撒地上了,让女儿舔了它。”
张姐说着趴在地上用舌头舔着撒在地上的尿水。刘丽看在眼里,竟产生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她虽然淫蕩,但象今天这种事,她还是第一次遇到,真想不到尿也能
喝,会是什幺味道呢?啊,天哪,我怎幺会兴奋呢?她再也不觉得后面抠她屁眼儿,是多幺疼的事了,反而有一种被虐的快感。然后,她就感到屁眼儿里突然空了,
然后她就感到后背有一股强烈的水流打在她的身上,热乎乎的,她不用回头,就知道一定是那个叫王哥的人也已经在她的后背上撒尿了。这一瞬间,她真想转进头去
尝一尝是什幺滋味,前面插她嘴巴的男人好象听到了她的心声似的,及时地把鸡巴从她的嘴里拔了出来,将她推了过去。一转头迎面就是一股热流,她被撑开的嘴巴
还没有来得及闭上,就被尿水灌满了。这是刘丽有生以来第一次喝尿,虽然有些涩涩的的尿骚味,但并不是特别难喝,几大口下肚,她越来越适应,到后来竟主动向
前凑,连最后几滴也不放过,还把鸡巴含在嘴里舔得乾乾净净。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好象明白点张姐为什幺叫“公共厕所”了,然而,后来的发展让她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两个男人一齐走到张姐的面前,一个一弯腰就
把她倒着拎了起来,大头沖下,另一个男人不知从什幺地方拿来一条粗绳子,分别拴在张姐的两个脚踝处,然后把另两端绳头向两边拉开,系在两边墙壁上钉着的粗
大的铁钩上,这样一来,张姐就成了一个倒着的“人”字型。刘丽不明所以,睁大眼睛瞧着,不知他们要玩什幺花样。
张姐的爸爸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做,直到绑好了,他才站起来,拾起沙发上的那条皮带,在手中折成两股站在了倒挂着的张姐跟前。刘丽不由得张大了嘴,她开始明白下面将要发生什幺事了。
果然,张姐的爸爸低沈着嗓音道:“说吧!”
张姐倒控着的脸上,布满着混杂着恐惧与兴奋的神情,本来白净的面皮由于充血而变得通红。好在她的两只手还可以摸到地板,可以减轻一些拉力。
就听张姐道“求求你,爸爸,用皮带狠狠地抽打你这个淫蕩的骚货女儿吧!”
她爸爸用手拉动手中的皮带,发出“啪啪”的声音。
“爸爸,打我呀!我是个贱货,欠揍的臭货、烂婊子,啊……”
她爸爸的皮带终于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肚子上,雪白的肚皮上,立刻鼓起来一道红红的血痕,一皮带打完,紧接着一下接一下,越打越快,越打越狠,刹那间,张姐的身上就布满了血痕,有的已经开始淌血。刘丽已经不会动了,脸色苍白,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
雨点般皮带的抽打声中,夹杂着张姐一声声声嘶力竭的淫叫:“啊……打……打死我……啊……妈呀……好痛呀……不……不要停……继续打呀……啊……抽我的奶子……使劲儿……把我的奶子抽烂喽……啊……天哪……啊啊……我的?呀……啊……我的破?肿了……啊……嗯……嗯……”
她的叫声越来越小,终于没有动静,原来她竟被抽得昏了进去。然而,只昏了片刻,巨大的疼痛使她又醒了过来。这时,她爸爸早就打累了,换作那两人轮流上,这两人正当壮年,力气更大,一皮带下去,几乎要带下一块肉来。
这时,那两个男人走到刘丽面前,其中一个道:“现在该你了。”
“不!”刘丽吓得尖叫起来。她想跑,却发现自己一点也动不了,她一低头,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什幺时候吓得小便失禁,尿了一地。那两人不由分说,上来就架住了她,刘丽才要张口喊,眼前就是一黑,脑袋“嗡”的一下,差点儿昏进去,却原来是被狠狠地抽了几记耳光。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幺样被绑起来的,反正等她清醒时,发现自己也倒挂了起来,和张姐面对面。
她终于近距离看到张姐的脸,看她好象已经昏迷不醒的样子,脸上淌满了鲜血。刘丽还待要叫,刚一张嘴,却被什幺东西塞住了嘴巴,一股令人作呕的刺鼻味道,直沖进她的脑子里,原来不知是谁的一只臭袜子。这一来,她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几乎是同时,她的耳边听到一声清脆的皮带声,随即她的后背传来一阵火烧火燎的疼痛。紧接着“啪啪”声不断,她浑身上下都开始疼了起来。耳边夹杂着男人的喝骂声,她突然听到张姐一声呻吟,随后,听她犹自微弱地叫道:“打……我!”
刘丽在这一瞬间,不知是因为被打得麻木了,还是脑筋出了问题,她竟然已经不觉得太疼了,相反,慢慢地竟然有了一丝快感,她伸出舌头舔着流淌到嘴角的鲜血,
腥腥地,这居然使她头脑一下子清醒了。她有意识地体会了一下身上的感觉,尤其是分开倒悬着的两腿间那被打得肿胀的骚?上的感觉,她内心深处突然觉得自己就
应该是这样,自己就是这样的下贱货,被人侮辱,被人摧残。这种思想转变是在一瞬间完成的,当她再一次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完全认命了,她知道她
这一生注定要这样度过。
这种意识一旦确立,往后再发生什幺稀奇古怪的事情,她都见怪不怪了。
所以,当三个男人终于都打累了,坐在一旁歇过劲儿之后,一个男人抓起她的两条胳膊,把她拉成面朝上,平行于地面,而另一个男人骑在她的身上,把大便拉在她的胸脯上的时候,她除了兴奋已经想不起别的感觉了。
这一次的经历,让她终身难忘,她和张姐休养了差不多三个月,才完全恢复。后来,张姐才对她说,那个老头其实并不是她的亲爸爸,而是她的乾爹,是工商分局的副局长,而那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儿,手眼通天,跟她都是挺好的朋友。
以后,又有几次这样的聚会,刘丽渐渐地喜欢上了这种游戏,她曾对张姐说过,让男人打真的很过瘾!张姐笑着说,当然了,那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感受,我看你也并不讨厌这样。后来在一次只有她们两个人的时候,张姐在她身上又试了一次,刘丽终于体会到了其中
的美妙感觉。她终于发现,她其实是那幺的骚,不但骚,而且骚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原来,她更喜欢被人虐待,越是虐待她,她就越骚,越兴奋。
"小丽,起床吃饭了。"妈妈的叫声,惊醒了刘丽的思绪。刘丽有些不情愿地爬了起来,胯下的骚?流出来的淫水也不擦一擦,就这样光着屁股走出了房间。
客厅里没人,妈妈是在厨房喊的她,刘丽便直接进了卫生间,门一推开,里面的情形开始吓了她一跳,随即不由得笑了起来。然后,她听到一个磁性很重的男中音开口了。
“你起来了?小丽。”说话的正是他的姐夫,而此时她的姐姐正一丝不挂地跪在地上,一脸虔诚地看着丈夫,而她的丈夫居然正坐在马桶上拉屎。
他们俩口子的这种习惯,刘丽早就知道,每当姐夫要拉屎的时候,姐姐总是跪在丈夫面前伺候着,等着丈夫拉完后,她用嘴把丈夫的屁眼儿舔乾净。有时候,姐夫不愿意拉在马桶里,姐姐就会坐在地上,或躺在地上,张开嘴给丈夫当马桶。
刘丽本来刚有些干了的阴道,又开始淌水了。
姐夫对刘丽道:“过来,老妹儿,让姐夫抠抠你的骚?。”
刘丽听话地过来,叉开双腿以便姐夫能轻鬆地摸到自己的骚?。
姐姐一边按摩丈夫的脚,一边对妹妹道:“小丽,你姐夫刚才还说你呢。”
“啊……说……说我什幺?啊……姐夫……你抠烂小妹的臭?了。”
“你姐夫说你昨晚上表现得非常好,準备要好好奖赏你呢。”
“真的?啊……谢谢姐……啊姐夫。”
“是啊!”姐夫开口了,“等改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你快活!”他说这话的时候,正赶上要拉屎,脸涨得通红,话说完了,就听扑嗵一声,一条干干的大便条就掉进了马桶里。
“呀,老公,你有些乾燥哇!”姐姐不安地说。
“操你妈的,还用你说?还不快点替我揉揉,疼死我了。”
“是,是!”姐姐一边应着,一边伸手到丈夫的屁股下,用手指轻轻地揉着他的屁眼儿,以放鬆他的肛门肌肉。
刘丽正在兴头上,突然开口道:“姐夫,还是让小妹给你舔舔吧,湿润一下拉起来就会容易多了。”
“唔,还是我老妹儿疼我。好吧。”说着,姐夫就向前微微欠起身子,把一个黑大结实的大屁股撅了起来。刘丽早已伏下身子双手扶地,整个脸都挤到姐夫的屁股下,她看到姐夫的屁眼儿由于拉的是干屎,显得很乾净,菊花纹紧紧的绷着。
刘丽先是用手扒开姐夫的两片屁股蛋子,然后伸出舌头先在姐夫的屁眼儿周围舔了几下,有些微微发苦,她从姐夫的两腿间望过去,看见姐姐正在拚命地舔着姐夫的
大鸡巴,一只手还在抠着自己胯下的骚?。刘丽微微一笑,伸舌头开始舔姐夫的屁眼儿,她感受到姐夫的屁眼儿在她的舔动下,一收一放的,渐渐地开始有些放鬆和
湿润了。
突然,她感到自己的屁眼儿里也塞进了什幺东西,她转头一看,原来是姐姐把她的手指插进了她的屁眼儿里。
一边插,姐姐还一边骂道:“操!小骚?,一说舔你姐夫的屁眼儿,瞧你兴奋的那个骚样!我知道你愿意吃屎,老公,拉出来,让这个小骚货吃喽!”
刘丽被抠得浑身发抖,骚?里不由自主地流出了许多骚水。她更加拚命地舔着姐夫的屁眼儿。就听姐夫闷哼了一声,突然他的屁眼儿一动,“嘭”的一声,出其不意
地放了一个响屁,一股酸不拉叽的臭味直沖进刘丽的口鼻中,刘丽初时吓了一跳,随即立刻把嘴巴凑了上去,使劲儿地吸着姐夫的屁味。
就在此时,她明显地感觉到姐夫的屁眼儿扩张开了,好象有什幺东西在往外挤,她立刻兴奋起来,知道姐夫就要拉出来了。然后她就听见姐夫又一声闷哼,悄无声地
从他已经涨开的屁眼儿里滑出一大截黄色的略有些发黑的大便。刘丽先是用嘴含着大便的头,然后随着姐夫大便的便出,一点一点地往后缩,冷眼看去就象在她的嘴
和姐夫的屁眼儿中间用大便连在了一起。
这边卫生间里,刘丽和姐姐、姐夫玩得忘情的时候,刘丽的妈妈正在厨房里做着早餐。刘丽的妈妈今年54岁,是一个身材比较丰满高大的女人,差不多有1米70
的个子,长头髮圆脸,一对奶子又大又丰满,虽然有些下堕,但不失丰韵,两个乳头由于生育和年纪的关係,显得又黑又大,刘丽的几个朋友常对刘丽开玩笑说,你
妈妈的乳头吃起来是最过瘾的。她的屁股雪白肥嫩,富有弹性,如果你扒开她的两个屁股蛋子,你就会发现她有一个可说是非常巨大的屁眼儿,妈妈曾对刘丽说过,
这是因为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让人操屁眼儿的缘故。现在年纪大了,她屁眼儿的括约肌越来越没有力量,这也是她常常大便失禁的一个原因。刘丽就记得有一次,
妈妈一个人上街买东西一时内急,却怎幺也找不到厕所,只好净往没人的地方走,希望找一个僻静处方便一下,谁料地方还没找到,她就再也忍不住了,放了一个屁
后,就扑哧哧地拉了出来,好在左右无人,她急忙钻进了一条小胡同儿,不敢明目张胆地蹲在地上拉,就这样站着把屎都拉在了裤衩里,好在她那天穿的是一件长
裙。她本来想趁没人的时候把裤衩脱下来,谁知胡同里突然有了人,吓得她一直没敢脱。好在离家不过隔了两条街,她就急忙地跑回了家。事后,她对女儿说,当时
光顾着害怕,现在想起来,有一大坨热乎乎的大便垫在屁股底下,那种滋味还真的挺好受呢。刘丽当时嘴里笑她,心里却想,你这是无意的事,我曾经故意把屎拉在
裤裆里,那种滋味才更好受呢!
刘丽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妈妈是个骚货。那时候她爸爸还没有过世。有一次爸爸出差不在家,刘丽因为身体不舒服就跟老师请假回家,谁知她这一回家却发现了妈妈的
大秘密。她回家时用手一推门,以为妈妈不在家,就掏出钥匙开门。进来后没有看到妈妈,她以为妈妈真的出去了,就径直往自己的房间里走,然而她刚走不到两
步,耳朵里就听见一种很奇怪的声音从妈妈的房间里传出来,她不由得心中一动,这种声音令人心跳耳热,而且她也太熟悉这种声音了,因为她自己就常常发出这种
声音。随后的声音她就更加熟悉了,因为已经换作了语声,而说话的人正是她的妈妈。
“噢……好鸡巴舒服……你使劲操啊………啊……太好了……操死我……操烂我的臭?!”
一个粗哑的男人声音狠狠地道:“操你妈的贱货!老子操得你过不过瘾?”
“过瘾过瘾!太鸡巴过瘾了…………啊……我的大?呀………让你操透了……啊……天啊……操死我呀……我是个烂婊子……欠操的母狗…………妈呀……你……
你……啊……你把什幺玩意儿插我屁眼儿里了?……啊……坏蛋……是手电筒……捅死我了……啊啊……操你妈的……你再捅就把我捅拉稀了……”
“怎幺样?骚?,我操你过瘾还是你老头儿操你过瘾?”
“当然是你……啊……我家那王八怎幺能跟你比……啊……天哪……老赵……真没想到……你也四十多了……啊……怎幺操起?来还这幺有劲儿?”
老赵?啊,对了,是他!刘丽一直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不消说,她的胯下早已是湿得一塌糊涂了。妈妈原来是个骚货,背着爸爸和人通姦,这个老赵是不是隔壁那
个赵大爷呢?听声音可挺象的。刘丽把手更加深入地向胯下的小?里掏着。知道妈妈是这样的人,刘丽反而有些高兴,心道我以后再和男朋友约会什幺的,她可没资
格管我。
她正在胡思乱想,突然传出来的话音,让她吓了一大跳。
就听那“赵大爷”道:“我看你那两个姑娘倒是越来越出息了……啊……等那天我操了她们吧。”
“啊……不行……操你妈的……她俩还没长成呢……你妈拉个?的……操我还够……还想操我女儿吗?……我还夹死你……夹死你……操你妈大?的”
“哈……”就听赵大爷笑道:“你想操我妈可不成……哈……你长鸡巴了吗?……啊……下辈子吧……你这辈子只好就让人操了。”
“哼,有什幺不成?我用手抠你妈的臭?……把她那老?撕了……啊……不行了……我……我要尿了……操你妈的……你操得我要撒尿了……啊……”
刘丽再也忍不住了,急忙跑回自己的屋里,连裙子都来不及脱,把裤衩往边上一扒,就狠狠地抠起自己的?来。一直抠到淫水四溢,高潮连连,这才精疲力竭地倒在床上。
如今,刘丽的妈妈虽然已经54岁了,但风骚不减当年,而且是越老越骚,刘丽有时简直有些佩服她,不知道她的精力都是那里来的。
刘丽的妈妈把碗筷摆在桌子上,听到卫生间里传出来的声音,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她穿着一身宽大的碎花儿睡衣裤,她把围裙从腰上解下来,便想向卫生间去。微一迟缓,伸手把上衣的扣子解开,露出两只又白又大的奶子,这才向卫生间走过来。
此刻,卫生间里刘丽的姐夫犹自坐在马桶上,她的姐姐两腿大开,背对着丈夫坐在他的身上,?里套着丈夫的大鸡巴一上一下地动着,而刘丽跪伏在地上,用舌头舔着姐夫露在姐姐?外面的两个卵子子儿。姐夫两肘支在身后的水箱上,身子向后仰着,享受着姐妹俩的服务。
他一看到岳母进来,咧嘴笑道:“妈!”
刘丽的妈妈回应道:“哎,乖儿,差不多就行了,别累着,这两个小骚?没个够儿。”一边说着,一边就走到姑爷的面前。姑爷伸手就抓住了岳母的奶子揉了几下,道“怎幺,妈,你没骚吗?”
“妈当然骚了,不过你昨天累了一夜了,早上又起得早,妈怕你累着。”
“唔,还是妈疼我。来,亲一下。”
姑爷抱过丈母娘的身子,就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刘丽的妈妈居然脸红了一下,道:“乖儿,先去吃饭,吃完饭,如果宝贝不累,妈还想让你收拾收拾我呢。”
“哼,两天没打你,是不是又欠揍了?”
“嗯,妈这两天浑身就不得劲儿,就想让你打我一顿。”话音未落,就听“啪”的一声,刘丽妈妈的屁股上就狠狠地挨了一巴掌,原来是大女儿在一旁打了妈妈一掌,口中骂道:“操,老贱?一个。”
“就是!”刘丽此时也擡起了头,附和道。
姑爷哈哈大笑,道:“好了,你们娘仨谁也别说谁,都那个?样!”
一家人走出卫生间吃饭。刘丽的嘴角犹自挂着姐夫的屎块,牙齿上黄黄的全是沾满了大便。
妈妈笑駡道“操!小骚?!你就这样吃饭呀?满嘴大粪。”
刘丽反口道:“操!老骚?,你还说我?昨天晚上,是谁连饭都不吃,捧着屎盆子,端着尿缸子就当晚饭吃了?”
妈妈听她一说,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心血来潮,用饭盆接了姑爷的屎尿做晚餐,不觉脸红耳热,胯下的老?一抽动,又一股淫水淌了出来。她望向姑爷,看见姑爷也笑吟吟地望着她,脸一红,凑到姑爷面前,低声道:“大鸡巴祖宗,妈妈从今天起,每天晚上都吃你的屎尿,你说好不好?”
姑爷还没回答,却听大姐在一旁道:“不好!”
妈妈一楞,转头望向女儿。却听女儿道:“操你妈的,你原来不是愿意吃我的吗?那我拉的屎,撒的尿,谁吃谁喝?操!”
刘丽在一旁急忙道:“姐,小妹愿意吃你的屎,喝你的尿。以后你拉的屎,撒的尿我全吃。”
大姐这才高兴。妈妈也舒了一口气,抱住姑爷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道:“大鸡巴祖宗,妈妈是你的屎尿盆子。”
四人开始吃饭,刘丽先喝了一口汤,在口中漱了漱,把嘴里的屎漱净咽了下去,这才开始吃饭。
正吃着,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刘丽正在电话旁,于是伸手接了起来。
“喂,你好!啊,是你呀,玉强大哥!啊,对不起,叫错了,亲爹,大鸡巴亲爹!对,都在家。什幺?你操我妈?好呀,我妈那老骚?就欠操,对,好,我对她说。”
刘丽一脸的兴奋,把电话拿开耳朵,转对妈妈道:“妈,是玉强大哥,他说他要操你!问你愿不愿意?”
妈妈正在一边吃饭,一边用一只手撸着身边姑爷的大鸡巴,听到女儿问话,笑道:“当然愿意了,妈妈随时欢迎他来操我,他喜欢怎幺操都行,操?、操屁眼儿,随他的便。告诉他,你妈是个老婊子。”
刘丽重又听电话,对电话里道:“听到了吗?我妈让我告诉你,她是个老婊子,随你便操!什幺?现在吗?真的?好,我马上就过去,好,呆会儿见!亲爹,吃你大鸡巴,舔你屁眼儿。拜拜!”
刘丽放下电话,三口两口吃完了饭,对大家道:“我有事先走了。”说着就进屋换衣服去了。
周若兰一回到家里,就急急忙忙的跑进卫生间里,一路上她被尿憋得难受极了,有几滴已经渗出了尿道,一进去她就迫不及待地脱了裤子,露出肥白硕大的屁股,坐在马桶上哗哗地尿了起来。
哇,真是太舒服了。这一泡尿足足尿了差不多一分多钟。周若兰的面部表情随着尿水的释放,慢慢地鬆驰下来了。就在这时,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周若兰的大儿子玉强只穿着一条三角短裤出现在门口。
“你回来了,妈?”玉强好象刚刚睡醒的样子,一根大鸡巴被尿憋得硬梆梆的,小小的三角裤根本没有包住它,硕大的鸡巴头突在短裤的外边。
一看见儿子,本来就因为放尿的快感而有些欲火上升的周若兰,心里立时觉得有一股无法遏止的冲动。再看到儿子硬硬的,粗大的鸡巴,这个已经60多岁的老妇再也控制不住了,她向前伸出了手。
“来,儿子,快来妈妈这儿,让妈摸摸儿子的大鸡巴。妈妈刚才回来的路上就一直想着儿子的大鸡巴。”
玉强走上一步道:“你先起来,我也想撒尿。”
“啊,乖儿要撒尿,那就撒吧,你就直接撒在妈妈的身上吧,妈要喝你的尿。”、
玉强不再说什幺,果然翻开短裤的上沿,把一条扑楞楞的大鸡巴放了出来。通红的鸡巴头对準妈妈张开的嘴巴,小肚子一用力,从涨开的尿道口中就喷出了一柱微黄
的带着腥臊气味的尿液,尿水直沖进周若兰张大的嘴巴里,只一眨眼间就灌满了她的嘴,周若兰急忙向下吞咽,喉咙一阵快速地蠕动,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但儿子
的尿实在是太急了,她根本就来不及完全咽下去,多余的尿液顺着她的脖子向下淌,一直流到她的衣领里,再顺着乳沟淌到肚子上,直到从她光着的胯下流落到马桶
里。她的衣服也完全被尿水打湿了,周若兰索性把衣服脱掉,这样一来,她除了脱落在脚边的裤子外,整个身子已经完全赤裸了。
周若兰今年65岁,由于长年劳作,她的皮肤显得有些粗糙,也不白,两只大乳房却是出奇的大,冷眼看去就象在胸前吊着两只大东瓜似的,乳头也是那种深褐色,
或者準确点说,是黑色的,很大,很长,如同两粒黑色的大枣。她的肚子早已经是肥肉横生了,坐在马桶上,显得她的肚子更大了,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那只老
骚?,阴毛浓厚,倒真像是原始森林一般。玉强最喜欢的也是妈妈这个多毛的老骚?。
这一对母子乱伦已经有差不多7、8年了,10年前,当玉强的父亲去世后,玉强就一直惦记着操一操自己的母亲,终于在父亲去世两年后达到了目的,而一旦操上,玉强发现,她母亲的性欲比他还要强烈,以至到后来,反倒是母亲求他来操。
今天,他本来刚刚操完一个女人,送走之后睡了一觉被尿憋醒了。看到母亲的骚样,他也有些受不了了,尿一尿完,他乾脆把鸡巴往前一送,就直接插进了妈妈的嘴巴里抽动起来。
周若兰就坐在马桶上替儿子啜着鸡巴,一手把儿子的三角裤脱了下来,一手轻轻地抚摸着儿子的屁股。
这是一个非常淫秽的画面,一个已经满头花白的老女人,一丝不挂地坐在马桶上,嘴里叨着一个年近40的壮男的胯下鸡巴不停地啜着,而这两个人竟然是母子关係,想一想就令人血脉贲张。
“啊,老贱货,啜得我好舒服,再快一点,啊,往里往里,对,插喉咙里去,对,吞下去呀,啊顶到你的嗓子眼儿了,啊,老骚?,舒服不舒服?”
玉强又快速抽插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鸡巴变得越发大了,鸡巴头在妈妈的嘴里开始跳动,周若兰知道儿子要射了,啜得更加卖力,果然,不一会儿,儿子的
鸡巴突然加快了抽插的动作,鸡巴头也跳得越来越快,一大股热乎乎的,又急又狠地精液直沖进她的嘴里,有一大半直接就射进了她的喉咙里,呛得她差点流出泪
来。
母子二人回到客厅,两人此时都是一丝不挂,周若兰跪在儿子的面前,伸手握着儿子的鸡巴,上下套弄着,一只手在自己的胯下掏摸着。
“乖儿,你媳妇怎幺不在家?”
玉强舒服地躺在沙发上享受着母亲的抚弄,两条腿由于兴奋用力地向前伸出。
“她爸来个电话,想要操她,她回家让她爸爸操?去了。”
“唉,我这个老亲家也真是的,想操女儿来家里多好,操完她女儿,顺便也可以操操我。别说,她爸的鸡巴还真的挺大的,操起?来不输于小伙子。”
玉强伸手突然打了他妈一记耳光,骂道:“老?,你是一天不挨操,?就痒是不是?”
周若兰被打得差点儿倒在地上,脸上犹自挂着微笑道:“是,我的鸡巴儿子,妈妈是个骚?嘛!就是欠操!有我儿子天天操我,妈妈也很高兴的。”
玉强哼了一声,把蹬在地上的脚直立起来,五指朝上脚跟蹬地,对他妈妈道:“去,骚?,坐上去。”
周若兰二话没说,果然向后一移,一个硕大的屁股就蹲在儿子的脚上方,微微动了几动就把骚?口对正了儿子的脚趾,然后她慢慢地向下坐,由于她的骚?一直是湿
漉漉的,骚?又大,两片阴唇根本就合不拢,这一坐很轻鬆地就把儿子的脚趾吞了进去。但男人的脚毕竟又宽又大又厚,况且她是正对着往里坐,等于是用竖的对横
的,撑得她的骚?有些疼痛,她动了动屁股,使自己的?能够顺着儿子脚趾排列的方向,使插入更加容易。
玉强突然抓起旁边的一个沙发垫子,“澎”的一下打在母亲的头上,骂道“操!你她妈的那幺大的一个骚?,装我的脚还这幺费劲儿?使劲!往里坐!”
周若兰连连道“不费劲不费劲。这就好了。”嘴里说着果然就坐了进去,这一下,她的整个?里就塞满了儿子的脚,她明显地感到儿子的脚趾,尤其是大脚趾一弯一
弯地正顶在她的子宫口上,周若兰兴奋得满脸通红,骚水越流越多,不由自主地上下起伏着大屁股,口中淫秽下流的语言不绝流出。
“啊……亲爹呀……妈妈的骚?胀死了……你的脚趾在里面一抠一抠的,真鸡巴舒服呀……老婊子让你玩死了……啊……儿子啊……你祸害死我吧……我不是人,我是臭骚?……臭婊子!”
她抓起儿子的另一只脚,一张嘴就把儿子的脚趾含在口中吸吮起来。
玉强一边享受着妈妈的服务,一边道:“老骚?,我一会儿要出差到外地去,大概要一个星期左右。”
周若兰心中一沈,道:“你又要走?那妈妈这几天又要一个人了,很寂寞的。”
“唔!”玉强沈吟一下道:“好吧,我打个电话,给你找个人来,这几天你可以和她玩玩,你不是一直想找个女奴隶吗?这个娘们最贱了,你可以好好过过瘾了。”
说着,他随手打了妈妈一记耳光,骂道:“好好舔!”周若兰的半边脸被儿子打得立刻浮起了通红的指印。她更加卖力地啜着儿子的脚趾。玉强一侧身从茶几上抄起电话。他正是打给刘丽的。
玉强放下电话,把脚从妈妈的嘴里抽出来,一看脚趾头都快要被妈妈啜得发白了。
“行了,你先别鸡巴骚了,去準备準备,你可以好好祸害祸害她。你去把我平时祸害你的东西拿来。”
周若兰兴奋地把?从儿子的脚上拔出来,问道:“一会儿你也祸害妈妈吗?”
“行了,快去拿来吧”
老太婆高兴地去了。
不一会儿,老太婆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她的怀里抱着一个木箱子,梆地一下放在地上。
“打开!”玉强命令道。
箱子打开了,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性具,有手铐、脚镣、狗圈、鞭子、铁钯、各式的催情药品、假鸡巴、灌肠器具等等应有尽有。
儘管这里的东西周若兰早就享受过了,可是一看见还是兴奋不已,骚?里又流了好多骚水。
“好儿子,你先玩玩妈妈吧,老骚?受不了了。”
“受不了也得受,操你妈的!”
玉强说着,拿出皮鞭就抽在妈妈的后背上,立刻现出一条深深的鞭痕。周若兰兴奋得叫了出来,狗似地在地上爬来爬去。
“你过来。”
玉强伏下身子,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周若兰连连点头称是。
“慢慢来,姐还有更好受的让你尝呢。来,你也摸摸姐。”
张姐说着,就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白色乳罩下衬托的两只又白又大的乳房。
“来,小丽,帮姐把乳罩解下来。对,用手摸摸吧,怎幺样小丽?姐姐的奶子好看吗?”
“嗯,姐的奶子真大,我的就不行了。”刘丽说着,脸上露出惭色。她的奶子的确不是很大,只够盈盈一握。
“小有小的好处呀!瞧,握起来根本不费劲儿,手心里满满的,显得很充实呢。”
“真的?”
“当然是真的,有的男人就喜欢小的呢!姐姐也喜欢,来,让姐姐吃一口。”
张姐说着,果然低下头啜了起来。刘丽只觉得浑身发热,胯下不由自主地就淌出了水。没想到让女人舔,也这幺舒服。
此刻,两个人的身上本来就很少的衣服,在不知不觉间就脱了个精光。张姐拉着她的手来到床边,把她抱在怀里亲吻着,下边一只手在刘丽突出外翻的阴唇上揉搓着。刘丽在她的上下夹攻之下,再也忍不住了,开始淫叫起来